今天是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推荐课程

常见问题

“丑书”促成对传统书法否定之否定

文字:[大][中][小] 2016/10/8     浏览次数:    

  丑不是美的反面,而是它的一部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绝对的美,绝对的完美无瑕,你会觉得不真实。认为漂亮的人都善良,丑陋的人都邪恶是毫无根据的。基于此,在现实生活中“美”和“好”不能画上等号。美学是美的科学,却是一种不精准的科学。所以科学不能判定事物的丑或美。我们必须认识到,所谓“个性”和“特有气质”实际上往往是某一种“缺陷”,所以有“缺陷美”这么一说, “缺陷”是丑,于是美中有丑,丑成了美的一部分。

  春秋末期越国美女西施天生丽质,是美的化身和代名词。西施与王昭君、貂蝉、杨玉环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其中西施居首。相传西施皱眉抚胸的病态最为动人,以至东施效颦。这说明有时人们追求的不一定是完美,往往是带有一点丑的美。经验告诉我们,丑陋比完美更能刺激人的大脑神经。由此可知,中国书坛的丑书为何有其出现和存在的空间和合理性。

  书法的法是指法度,而能令传统得以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靠的正是法度。

“古拙”在人们心目中是一种“缺陷美”。有些“丑书”具有一定程度的“缺陷美”,因此你很难将“古拙”与“丑书”用一个划一的标准将其加以甄别。我也认为,如果丑得有趣,也令人喜爱。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常令人忍俊不禁,因而他的角色不可或缺。所以,丑书必然是书法的一部分。丑书也就有它存在的合理内核与价值。

  那么书法到底需不需要法度?需不需要继承传统?这个问题就像写七绝诗歌需不需要切合平仄,要不要押韵一样?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那有人偏不讲平仄,也不求押韵,又要写自由表达思想的诗怎么办?那也没甚要紧,管他叫新诗就行,你坚持写你的格律诗好了。

  全球知名设计与文化评论家史蒂芬·贝利两年前写了一本名为《丑:万物的美学》的书,书中写道:“丑需要美来纠正与重整。只有经历一连串非常粗俗、污秽而不快的感受,才能在追求完美艺术时获得最珍贵的体验。”丑书的出现和对传统法度的猛烈挑战使得坚守传统的书家必须重新思考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融古出新,更上一层楼,这将符合否定之否定的哲学。所以丑书的出现也不是坏事,可以预言: 传统书法经过一次丑书洗礼后,会更蓬勃发展。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报名:
18356155389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